About Baker

不知不觉,大学毕业已十年。

2005年英语专业毕业以来,始终靠英语吃饭。在培训机构做了一年外语老师、在外企及翻译公司做了几年翻译后,最终选择了自由翻译。自由翻译的三年来,键盘敲得不亦乐乎,虽有起伏,整体却比较平静。

近十年时间似乎每天都是忙忙碌碌地度过。然而,在快满十年的节点回头看一下自己、再看看周围,焦虑感突然出现、挥之不去。

记得刚毕业时与大学同学讨论工作,有的同学工作与英语距离比较远,似乎要把专业放弃了。不知当时同学是什么心态,但我是感觉有些遗憾的:辛苦学了四年的东西,却在工作后被束之高阁,而且很可能在用进废退的作用下在另一个四年中被逐渐淡忘。遗憾、可惜。当时还因为自己从事的仍然是英语工作而庆幸。

前两天接到一同学电话,她因为刚刚通过了司法考试关于学历认证的事问我的情况,想来她以后的工作、生活要逐渐向法律人的方向过渡了吧。最近邮箱也总是收到 Linkedin 发来的关于同学状态更新的邮件:新加的联系人多数不是语言工作相关的,而是财务、税务相关的。

宽泛地说来,语言专业的毕业生,似乎与律师、会计师等职业相去甚远。在刚毕业时,这种判断是有效的;但是,如果是十年后,这种判断就值得商榷了。

大学四年不算短,固然对以后的生活起到很大的作用;但如果以后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生活总是被大学四年学到的知识支撑、限制,就说不过去了。大学毕业后进入的社会大学,按理每四年或每几年应该也像大学四年一样产生一个质变的飞跃,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向上,而不能总是被大学四年的经历束缚了。

毕业十年,质变的需求越来越强烈了。翻译九年、近700万字,量的积累也不少了。就在2015年、大学毕业十周年之际来个质变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