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等到这一天,无奈留下的却是遗憾……

很早就意识到翻译圈其实很小。比如之前客户 H 的项目经理有一次向译员群发邮件时没有选择密送,因而我看到了公司的其他译员;居然在里面看到我的另一个客户 J 也在客户 H 的译员名单里。这是第一次体会到翻译圈子有多小。

这么小的翻译圈,来来去去就是那些大客户、那些翻译公司、那些译员。做得久了,大家早晚有一天会在不同的场合以不同的身份遇到。一直在等这一天。

终于等到这一天

最近终于遇到了一次。发生在来自同一个城市的两个翻译公司之间:客户 X  和客户 T。

先是上周帮客户 X 做了一份试译稿。普通项目,正常完成,当时并没觉得有什么异常。

之后,在这周客户 T 要求审核两份试译稿。一看译文,跟上周我做的试译是同一个最终客户、同一份文档中的相同段落。最终客户对客户 T 提交的试译稿不满意,因此客户 T 希望我确认下试译稿是否确实有问题。

先回顾下客户 T。跟客户 T 是 2015 年 6 月接触,试译并顺利进入其译员名单。但后面只在当年 10 月做过一个小项目,2016 年 2 月、6 月分别询问过一个项目,但因为时间问题没有合作。再就是这次的审核项目(客户终于想起来译员名单里还有我了)。

在跟客户 T 的电话里,我提到已经通过客户 X 做过相同内容的试译,但还不了解评审结果,在这种情况下对试译稿进行审核不知是否合适:自己本身作为运动员参与了项目,现在又要客串下裁判员指出其他运动员不妥的地方,至少得等通过运动员的考验才行吧?否则,如果我也没通过,难兄难弟的,哪有资格评论别人的译文?

电话里我还抱怨了下,在当初大段试译之后,这两年却几乎没有项目。项目经理意外告知当年的试译本是付费的,然而当时的联系人并没有主动提到也没有支付试译的费用。

无奈留下的却是遗憾

理想的剧情应该是我帮客户 X 做的试译顺利通过,因而有资格对客户 T 的两份试译稿进行修改;然后经我审核的译文也通过;进而客户 T 为当初试译没付费用、这两年分配的项目少而后悔;最后 X 和 T 都成为最终客户的翻译供应商,我就根据价高者得的原则接项目。

然而,在这两年等一回的巧合里,留下的却是遗憾。

在帮客户 T 完成审核后(其两份试译稿确实有硬伤),T 提出让我承担后续的二次试译。由于是投标的项目,我得慎重些:如果之前帮 X 做的试译没通过,那即使帮 T 完成二次试译的翻译,结果怕也差不多。于是我主动询问客户 X 试译的结果怎样。

然而却没有听到好消息:最终客户对我的试译稿也不满意。客户 X 没有反馈具体的修订稿或评审意见,而我在网上也没有搜索到最终客户的可参考信息,因而无法了解具体问题在哪、客户理想的结果是什么样。

于是,只好向客户 X 表示歉意,毕竟因为我的译文导致公司失去了一个商机;也只好对客户 T 坦诚,即使我尽力做,也没有把握达到客户的要求,所以还是另请高明吧。

有些遗憾,也是无奈。

整个事情里唯一让人安慰些的,是一个小花絮:我向 X 和 T 都提到了我同时参与两边项目的情况。客户 X“冒昧”地向我打听客户 T 是谁,在我告知不能说以后,X 表示理解,并表示是自己“唐突”了;而 T 虽然知道有个 X,但始终没有向我打听 X 是哪家公司;反正打听了我也不说。从这个角度看,虽然试译都没通过,但至少大家都还是有底线的公司和译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