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翻译的三个台阶:句式、术语、法律关系

相比较一般题材的文本,法律文本理解起来难度更大,句子结构复杂、用词生僻、偶尔还夹带着拉丁词。再加上法律文本具有更强的严肃性(立法文本自不必说,实践中常见的合同文本、司法文本都是直接关系到当事方切身利益的),导致法律翻译不但难度更大,要求也更高。

从之前的经验看,法律翻译要登堂入室,不可避免要上三个台阶。

一、句式:熟悉的陌生连接词

法律文本说到底,就是要规定/约定一定的权利/义务。为了尽量减少文本可能产生的漏洞、减少歧义,每项权利/义务总会附加一些条件。表现在文本上,就是复杂的句子结构较多。

英文是形合的语言。句子成分之间的关系要通过显性的连接词体现出来。在法律关系复杂或权利/义务涉及到前提条件时,体现在文本上就是用不同连接词连接的复杂句子结构。如果不先理清主要的结构、条件和权利/义务的关系,主要的权利/义务关系必然不清,翻译更无从说起。

因此,法律翻译的第一步,可以从连接性的词、词组入手,理清主要的权利/义务关系。这类词有的在普通英语中也常出现,但在普通英语中往往用不到其在法律文本中的用法或含义。因此,初看上去会感觉眼熟,但不了解一下其在法律文本中的意义,翻译起来也不好下手。

常见的例子包括 subject to、otherwise、without prejudice to、provided that、save 等。

这类词汇数量不多,但使用频率非常高。多数法律翻译相关的书籍都多有论述。

二、术语:构建法律关系的基础

任何专业领域的翻译都涉及到术语。通信领域的术语有标准约定,国内、国外的用法、含义是统一的。机械领域的术语往往有实物相对应,即使叫法不同,但联系上实物再结合语境,总还是能理解的。

而法律领域的术语自有其特点。有的是因为英美法系与中国法律体系的差别太大,很多词没有相对等的译文,翻译成中文时不得不加限定成分,不得不用一个短语翻译(或者说是解释)原文的一个词。有的是因为源文本的起草者怕有漏洞,把含义相近但略有差别的词都写出来,形成同义重复(如 costs, fees, and expenses 等);译文不一定能找到这么多一一对应的词,但这些词却是构建当事方权利/义务的一砖一瓦,共同形成了当事人完整而没有漏洞的权利义务关系。

在通过连接词了解了权利/义务的大体内容、前提条件后,要理解权利/义务的细节,就绕不开术语,不但要了解其本身的含义,还要区分其与其他词的细微差别。

与连接词(量少、使用频率高)不同,术语涉及方方面面,数量很大,需要逐渐积累。

三、法律关系:需要了解法律法规、了解经济活动

法律文本必须受一定的法律、法规管辖,涉及一定的经济或其他活动。因而,除了法律文本本身的词汇、术语以外,要透彻理解法律关系,熟悉相关的法律、法规也是必修课;如果是合同等约定性文本,则有必要理解当事人所约定经济活动的大体情况。

想起一个例子。之前见到有人在一个 QQ 群里提出这样一个问题:

undertake to the Contractor such obligations and liabilities as will enable the contractor to discharge his obligations and liabilities under the contract.这句话中discharge是指解除责任义务还是承担责任义务?his指的是承包商还是分包商?

单纯看这句话,结构不算复杂,但即使里面的每个单词都认识,只看这一句也不容易准确理解其要表达的权利/义务关系。经搜索,这是 FIDIC 合同文本中的一句,而 FIDIC 是工程建设合同,涉及到业主(owner)、承包商(contractor)、分包商(sub-contractor);在业主与承包商之间,业主是甲方、承包商是乙方;在承包商与分包商之间,则承包商是甲方、分包商是乙方;业主与承包商之间约定权利/义务,承包商再与分包商约定权利/义务。有了这样的经济活动背景,再结合上下文(这是约定分包商义务的一个条款下的一项)再理解这一条款,就可以确定“his”是指“contractor”了。

因此,上了句式、术语两个台阶后,对有些法律文本的理解仍然不够,否则就会只见树林不见森林。还需要相应的背景,无论是法律、法规的规定,还是经济活动中的实际关系,都是法律翻译所面对的文本之外的东西,但都是理解法律文本所必不可少的背景。

上了这三个台阶,对文本无论是细节的用词差别还是法律法规或经济活动的背景都有了解之后,才能准确的理解法律文本所要约定的权利/义务等关系,否则翻译出的译文也必然没有坚实的基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